EDITORIAL:大二学生不应该被要求必须住在校内

学校行政部门的计划将会对学生的校园生活带来不好的影响

ctr-2nd-year
尽管此计划会使校内用房的需求量急剧增加,但实施此计划的过程中所面临的困难将会超过它所带来的收益。 The Cavalier Daily staff | Cavalier Daily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https://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9/09/editorial-second-years-shouldnt-be-required-to-live-on-grounds

原作者: Editorial Board 

译者:Lily Lin 和 Landyn Liu

在Jim Ryan校长的时间战略计划内,包括了一项要求所有大一、大二学生住在校内的提案。此项提案是希望“建立一系列宿舍区...... 并且为大三、大四的学生提供与他们曾经所属宿舍区保持联系的方式。”虽然此项计划会使校内用房的需求量急剧增加,但实施此计划的过程中所面临的困难,将会超过它所带来的收益。

当前,学校宿舍并没有容纳所有大一、大二学生的能力。根据弗大建筑学院在2013年进行的学生住房现况分析,学校共提供6300张床位。弗大2022级学生共3840人,2023级学生共3927人。如果希望这两届学生都住在校内,学校需要供应7135张床位。尽管2013年的分析并未包括最新的住房数据,但学校所提供的选择可能并不能满足最新提案的需求,特别是考虑到大一新生的人数在破纪录式地增加。此外,如果大学继续为大三、大四、和研究生提供住房选择,这将给已经非常有限的校内住房增加更大的压力。

如Brandon大道上的Bond House公寓建设所示,新建的学生公寓将会面临很多不可预见的困难,以及对学生的生活产生负面的影响。Bond House公寓不仅数次推迟了开工建设的日期,施工并没能在学生入住之前完成,并且此栋楼的学生在那之后继续面临着设施问题、鼠害、和持续的大楼施工。

除此之外,建造更多的学生宿舍可能会使弗大与夏洛茨维尔市的关系进一步复杂化。地方官员仍声称弗大和夏洛茨维尔市里的财产税协议“不清楚”或“未经审查”。尽管弗大是免税机构,它过去仍自愿向市里支付过一些财产税。但是,弗大所有财产的增加可能会影响夏洛茨维尔的现有税收。

推进增加校内住房的主要动力来源于缓解城市低收入居民住房危机的需求。随着更理想的校内住房的出现,学生对校外住房的需求将减少,这样一来校外住房的房租就会降低,对于中低收入的居民十分有利。然而,这种校内住房的扩张将需要佛大购买大量土地用来建造宿舍群,从而有可能从诸如Thomas Jefferson Area Coalition for the Homeless这类低收入住房项目中争取土地。此项目正与市政府协商建造3,300套经济适用房。

对于学生而言,房屋的可支付性也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校外住宿普遍能为学生提供的比校内住宿更经济的选择。当前的校内住宿价格价格从每学年$6,480到$7,850不等。距离Central Grounds大约30分钟步行路程的学生公寓Copeley,两居室公寓中的一间卧室每月租金约$872。另外距离Central Grounds大约20分钟的步行路程的公寓Tree Apartments,每月的平均租金约为$692。

尽管校内住宿费用包含了水电费和装修费用,但有些校外住房在考虑到这些生活成本后,仍比校内住房便宜。如果弗大要求所有大一、大二学生住在校内,这将妨碍学生们选择到最经济实惠的住房。此外,针对大二学生的校内和校外房屋价格竞争的减少,可能促使弗大提高校内住房的价格。

大二学生必须选择校内住宿对弗大和夏洛茨维尔市都造成了许多问题。对于城市来说,放宽分区限制和允许建造更经济的住房以满足学生和居民的需求,将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如果弗大不考虑这些负面影响和其他替代方案,学校将冒着使学生住宿更昂贵的风险,而不对学生整体生活质量有很大的提升。

The Cavalier Daily Editorial Board由执行编辑,主编,两位意见专栏作家,和他们的SA组成。可以通过eb@cavalierdaily.com联系到他们。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