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为期四年的,在弗大寻找家的旅程

我想过要转学,但是我选择了留在这

ctr-4-year
Aly Lee是今日弗大的一名生活专栏作者。 Chandler Collins | Cavalier Daily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https://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9/11/a-four-year-journey-to-feeling-at-home-at-u-va

作者:Aly Lee

你也许认为,从读这篇以一名绚丽的,今日弗大大四作者写的文章来看,我应该一直都是一个骄傲的Wahoo (弗大学生)。事实上,我是这学期才知道“Good Ol' Song”的歌词的。

我不是一直都爱着在这所学校里的。

我中学的时候,我家人和我从北弗吉尼亚搬去肯尼亚,住了六年。尽管我青春期的一半都在国外度过的,我以为自己会毫不费力的适应美国的大学生活。不过显然,肯尼亚改变了我,而没什么可以让我准备好从一个小国际学校转到国际化的,多于两万学生的历史悠久的教育机构,弗吉尼亚大学。

没过多久,我就觉得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它是从常规的大一新生试图找“自己的归属”开始的-- 在校园里找不到方向,在食堂里单独坐,和用表层的热情参加每一个社团。随着学期的继续,不过,我更加感觉找不到自己了。我每天都带着一个棘手的问题起床 — 今天会是我找到我的朋友和归属感的一天吗?并且每天失望的上床睡觉。

当然,也有美好的记忆 — 半夜舍友们的乌克丽丽音乐聚会,3am的Cook Out(一个餐馆)。但这些只是时刻 — 在浓烈的孤独感中偶尔展现的希望。

当感恩节的时候,我坚信我选择弗大是个巨大的错误。我回父母家里,带着等着洗的衣服,夏天的衣服,和想要转学的这个丢脸的消息。我整个寒假都在写申请,为另一个学校,试着想出比“我没朋友”更有力的转学缘由。

下面等待回答的几月里,事情同时变得更好和更坏。我渐渐的开始可以在校园里更自信的漫步,可以称几个人当“朋友”。但是,每一天都变成了个考试。任何有些平淡的日子都是我应该离开的证明。我的每一次互动成了我是否应该留下的检测。让我跟你说,那不是一种愉快的生活方式。

所以,当我收到长久等待的录取的那天,悲喜交加。我曾希望当这个消息出来的时候,我在弗大已经足够快乐,转学已经无关紧要了。可是,我收到消息的时候,被填满了希望 — 这让我非常伤心。

好吧,显然,既然我正在为今日弗大写文章,你知道故事的结局。五月一日,我拒绝了另一个学校的录取通知,选择留在弗大。

似乎不合逻辑,可是我留下来并不是因为我寻到了归属感。实际上,我感觉我签了多三年的无助。不过,内心深处,这是我需要做的选择。

即使我想逃离,我知道我想逃跑是因为弗大并不“完美”。我想象另外一个学校是伊甸园,在那里我所有的烦恼都能修复。但在我心中,我发现我当时所有的不安将跟随着我,时区的改变无法从根上改变这件事。

我也开始发现即使有很多事情让我觉得我以前选择错了,同样有一样多的事情告许我我就在我应该在的地方。我正好和一个同样在国外长大的人一起住。我的舍友们成为了我的宿舍楼中唯一最铁的一群舍友。尽管有担忧,我不能不承认迹象在那里 — 可能我就是抓着一个“完美”的大学的想法抓得太紧了。

因此现在,四年之后,我对自己创造的戏剧性感到好笑。我不会告许你前面四年过的很红润,但是我可以说,时间告诉我,我在我应该在的地方。我还和大一的三位舍友一起住,也无法想象没有她们的生活。在我经过严重的健康问题时,是弗大社区帮助我,让我坚强。

我想和任何和我那时有同样感觉的人说,尽管我选择了留在这里,它并不是要做的“正确”的选择。选择转学校不代表挫败。有时候,东西并不合适。我有信心说,如果我选择了离开,我也会找到新家。

然后,对每位因为任何缘由目前不喜欢弗大的人 — 我知道这个地方有时候有些不友好。没关系。我谦卑的请你寻求那些让你觉得有归属感的“迹象”。在你真正开始寻找之前,很难看到这个地方和这些人所产生的美丽影响 — 所以,不管在眼泪或在笑声中,“让我们一起,为亲爱的弗大呼喊”。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