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弗大医生指出地塞米松作为新冠病毒类固醇治疗的风险

英国的某研究发现类固醇地塞米松可以改善严重的新冠病毒病例,但是并不能改善轻微病例

2020年10月4日,星期日,特朗普总统开车经过Bethesda, Md.的Walter Reed国家军事医学中心时向支持者致意。
2020年10月4日,星期日,特朗普总统开车经过Bethesda, Md.的Walter Reed国家军事医学中心时向支持者致意。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 Lucie Rutherford

译者:Xiaohan Zhang, Rita Wang 和 Zhengguang Wang

地塞米松是一种类固醇处方药,具有消炎与免疫抑制作用,可被用来治疗各种疾病。总统特朗普在十月末确诊新冠并于Walter Reed国家军事医学中心接受治疗的三天里便有使用这一药物。据白宫医生 Sean Conley 表示,特朗普在入院两天后在饱和氧疗的同时接受了两次地塞米松的输液治疗。该药的药理作用与人体天然生成的抗炎激素相似,之前已被用于治疗数种自身免疫性疾病。

肺部与重症监护医师以及弗大助理教授 Jeffrey Sturek 上周指出,地塞米松并不适用于轻症患者。然而,它在需要高浓度供氧和呼吸机的重症患者身上有一定疗效。

Sturek 在一封发给本报的邮件中表示:“地塞米松对不需要辅助供氧的患者来说并没有效果,即使有也是负面效果。

Sturek 引用了近期一项通过亚组分析调查低塞米松疗效的研究。该研究由一笔英国国家医学研究与创新总署向牛津大学下拨的研究经费支持。它将病人分为两个不同的群组。其中,共计2104位病人使用了地塞米松,而4321位病人接受了常规新冠治疗。常规治疗依照每个病人病情差异而有所不同,并使用了包括瑞德西韦在内的其他药物。

Taison Bell是弗大传染病医生也是重症监护室的总监。重症监护室是视管最多新冠重症的地方。Bell解释道,第一组对象由新冠症状发作一周内的患者组成,而第二组对象由症状持续一周以上的新冠患者组成。

Bell说:“虽然整体来说患者群体收益于地塞米松,但当他们查看亚组分析时,症状发作七天内的患者并没有在诸如住院状况、死亡率或者其他任何临床指标上有提升。”

总体来看,地塞米松治疗的患者中有23%在28天内死亡,而只接受标准新冠病毒治疗的患者中则有26%在28天内死亡。对于使用机械呼吸机服用类固醇(提供氧气并有助于呼吸)的患者,死亡人数减少了三分之一。与不需要氧气的患者相比,那些在由接受非侵入型的氧气帮助呼吸的同时还服用类固醇的患者,死亡人数降低了五分之一。

Bell解释道,在个体早期对抗新冠病毒时,是免疫系统阻止了过高的体内病毒量。作为一种免疫抑制剂,地塞米松被用来减轻免疫系统对抗SARS-CoV-2感染时所引发的炎症。虽然炎症的缓解有助于提升患者的身体状态,地塞米松也会让免疫系统陷入致命的过载状态。免疫系统超负荷运作会导致肺中白细胞过量从而导致过多的液体在肺中聚集。

“这与汽车油门卡住类似。”Bell说,“你的炎症引擎飙升得太快以至于它伤害了你身体中其他的健康组织。”

虽然人们还没有完全理解为什么在轻症和重症中出现不一样的反应,Sturek猜想那是因为免疫系统在不同感染阶段反应方式的不同。

“我的猜测是在重症中,地塞米松可防止免疫系统反应过度引起肺部炎症,”Sturek说,“在轻症中,地塞米松可能会阻止保护性免疫反应.....保护性免疫反应则实际有助于在疾病早期清除病毒。”

Sturek提到地塞米松也可能带来副作用,例如血糖升高(导致糖尿病更难控制)、水肿、睡眠困难、焦虑、易怒以及增加食欲。

国立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Anthony Fauci宣称他支持用地塞米松治疗极端新冠病例,但是同Sturek和Bell一样,他也指出使用地塞米松过早抑制免疫系统是不必要的风险。

研究正在继续测试以地塞米松为药物治疗新冠病毒的有效性。

Comments

Latest Podcast

Today, we sit down with both the president and treasurer of the Virginia women's club basketball team to discuss everything from making free throws to recent increased viewership in women's basketb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