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弗大确认五个兄弟会和姐妹会违反了新冠卫生准则

照片证据显示,Pi Kappa Phi兄弟会和Kappa Alpha Theta姐妹会严重违反了公共卫生指南

本报收到的影像证据中表明,Pi Kappa Phi兄弟会和Kappa Alpha Theta姐妹会的成员分别在2月12号和14号举办的活动中违反了弗大的口罩令、社交距离准则,和六人聚会限制。
本报收到的影像证据中表明,Pi Kappa Phi兄弟会和Kappa Alpha Theta姐妹会的成员分别在2月12号和14号举办的活动中违反了弗大的口罩令、社交距离准则,和六人聚会限制。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 CD News Staff

译者:Xiaohan Zhang, Rita Wang 和 Yushun Ding

在周五的大会中,教导主任Allen Groves证实,学校已经对多名学生和五个兄弟会提出了违反新冠条例的控告。

在周二增加限制措施、进一步限制聚会后,许多学生在社交媒体上指出兄弟会和姐妹会联谊理事会(the Inter-Fraternity and Inter-Sorority Councils)允许线下招募活动的决定是导致病例大规模激增的主要原因。校方表示,虽然联谊会可能是其中一个因素,但不遵守规定的举动和上升的病例数在整个学生群体中普遍存在。

据本报获得的照片显示,Pi Kappa Phi兄弟会和Kappa Alpha Theta姐妹会在招募期间都明显违反了弗大、地方和州的新冠条例。在照片中,兄弟会和姐妹会的成员在2月12日和14日的招募活动中违反了弗大的口罩令、社交距离准则和六人聚会限制。

据提交给本报的与Pi Kappa Phi有关的照片证据显示,2月12日晚,包括摄影师在内有至少13个人在兄弟会所的啤酒乒乓球桌旁进行社交活动。照片中的人在拍摄时没有按照校方的要求执行正确的社交距离准则。照片中有一个人似乎戴着口罩,但至少有三个人没有戴口罩。一名大一学生拍摄并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这张照片。截至记者发稿时,这名学生尚未回应本报的评论请求。


Pi Kappa Phi主席、学院四年级学生Phillip Griffin表示,兄弟会正在调查这一违规行为,并拒绝在周日的委员会会议前对此发表进一步评论。Griffin在给弗大的电子邮件中证实,2月12日晚大学的社区意见举报网站确实收到了一封举报信,但原举报内容并没有包括照片。

我们目前还不清楚Pi Kappa Phi是否是Groves透露的五个受控兄弟会之一。但他确实证实了所拍摄的事件正在接受审查。

提交给本报的其他照片证据显示,Kappa Alpha Theta姐妹会在2月14日bid day违反了口罩令、社交距离准则和聚会限制。至少有16名女生站在屋前社交,而另外16名女生则在二楼阳台上站成一排。虽然照片中少数人似乎戴着口罩,但至少有13人将口罩拉到下巴或根本没戴口罩。


照片与姐妹会发布在Instagram账号的照片形成鲜明对比。照片中,会员们在六人或更小的小组内庆祝bid day。该照片之后被删除。

Kappa Alpha Theta CEO、商科三年级学生Kate McGreevy将这些照片描述为 "一时的反常","不代表 "姐妹会对疫情的态度。不过,据bid day当天下午路过的目击者表示,这种行为至少持续了20分钟才结束。

在发给本报的另外一封邮件声明中,McGreevy澄清说,在二楼阳台上拍照的16名女生是这栋房子的住户。但邮件中并没有提到这16个人不戴口罩聚集在房子前,违反大学当时的6人聚会限制。

McGreevy说:"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在阳台上的确切时长,但我保证,他们在那段时间里遵守了所有的屋内规定,而且跟任何非居民都保持了六英尺以上的距离。"

Groves证实,校方已收到一份涉及该姐妹会的社区举报,但没有说明是否涉及本报获得的照片中的同一事件。

本报正在调查至少六个兄弟会分会和两个姐妹会分会在春季学期前两周违反公共卫生准则的指控。

IFC和ISC提出线下招募计划

1月26日,姐妹会理事会和兄弟会理事会撤销了对线下活动的禁令。该禁令最初于8月开始实行,并在整个秋季学期实施。撤销后,任何如招募计划一样的线下活动,都必须遵守弗大、地方和州的新冠卫生准则。在招募活动开始时,弗大规定将线下聚会限制在6人以内,强制要求在除了进食或饮水时戴上口罩,并制定了严格的社交距离准则。

通告发表后,姐妹会和兄弟会都举行了线下的招募活动。姐妹会只允许各分会举办保持社交距离且佩戴口罩的Bid day庆祝活动,而兄弟会则允许各分会在bid day之前组织线下活动。

据兄弟会的2021年春季招募官方指南,兄弟会理事会认为,对于与兄弟会接触的潜在新成员来说,通过亲自与兄弟们相处而做出正确的决定“极其重要”。

指南中写道:“我们认为对我们分会实行比大学、城市和州更严格的限制是不公平的,尤其对那些来自不同背景的潜在新成员很不利,他们没有机会和活跃的兄弟会成员面对面交流。我们绝对相信我们的分会都将遵循所有的新冠指导,在招募新成员期间我们会互相问责。”

在招募前,兄弟会每个分会至少出5名成员,组成了一个由160名兄弟会成员组成的工作组来负责监督新冠条令的遵守情况,并在学生了解兄弟会期间上报“严重的违规行为”。该组织将违规行为分为三类,最严重的是“故意大规模违规”,包括10人以上的活动、成员拒绝佩戴口罩或者没有试图保持社交距离。

对于姐妹会,除了Bid Day,所有的招募都是线上举行的,其中一些分会举行了线下活动。根据周五发布的一封姐妹会致社区的信中提到,如果姐妹会的15个理事会中有任何一个想要举办一个线下的Bid Day,姐妹会必须批准Bid Day计划,该计划必须符合当地的卫生指令。转到线下活动是在咨询了学校管理人员和官方公共卫生后才决定的。

尽管姐妹会称“多数情况下大家都遵守了规定”,但社交媒体和其他平台上的一些报道显示情况并非如此。由于这些违规行为,一些分会和个别学生现在正在经历弗大的司法程序。

姐妹会在声明中写道:“作为一个组织,我们觉得承认我们的成员优先考虑安全和最大限度地减少新冠的传播所付出的努力是很重要的,也承认我们在努力中有所不足。我们组织的一些成员的鲁莽行为非常令人失望,这些不计后果的行为将我们所有人的健康置于风险之中……我们将继续要求成员们遵守规定,并在我们组织管理下最大程度上解决违规行为。”

自周日兄弟姐妹会招募活动正式结束以来,已在学生中发现近650例新冠病例。周一周二均创下单日病例记录,分别为121例和229例。隔离房间的使用率目前达到了历史最高,在周五下午,隔离房的使用率达到了49%。

弗大内必然有学生了解兄弟姐妹会的行为导致了病例的激增,就像其他违法行为一样

在周五的大会中,Jim Ryan校长说招募“毫无疑问”导致了新冠病例上升和故意违反公共卫生指令的行为。然而,他补充说,如室内吃饭时摘掉口罩或与他人坐得太近等“无辜的错误”也有可能导致病例的增加。Ryan校长表示,“几十次甚至上百次完全不在兄弟姐妹会活动范围内的学生互动”,这也导致了最近病例的激增。

Ryan校长澄清说,在招募活动过程中,学校警察部门和大使部队都被招来监督他们的活动,他还指出,警官们得到了Groves的个人手机号码,以备他们立即上报违规行为。

Ryan校长说:“事后看来,也许我们应该更努力地阻止所有兄弟姐妹会的线下活动。而最初,我们诚心诚意地试图在自由、信任和完全控制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如果我们找错了平衡点,我很抱歉,请归咎于我,因为我负有最终责任。”

据周五在大会演讲的医学系主任Mitch Rosner医生说,病例遍布整个大学,大约75%的病例来自住在校外的学生。大会展示的病例地图显示,虽然有不少病例发生在一年级宿舍,但也有不少病例分布在靠近Corner和Rugby Road的校外宿舍。

图片标题:大范围病例分布
图片右侧文字:大约75%的新冠病例在校外


这张地图表明,至少有173例新冠病例来自一年级宿舍,至少有177例病例来自Corner后面和Rugby Road周围的校外社区。学校医学系主任还指明,病例数目也在研究生群体中上升。

教务长Liz Magill称,比起那些自愿进行新冠检测的教职员工,研究生的新冠检测阳性率会更高。因为研究生们更倾向于与本科生一起生活、学习还有社交。因此很难区别他们。

Rosner称,在持续几天的时间里,病例就激增了300%多,这表明其中有多数持续传播的病例。

在Ryan校长星期五发表上述言论之前,弗大管理人员就在周四下午发送给全校的一封邮件中表示,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最近新增的新冠病例与兄弟姐妹会的招募活动有关。

Groves也在大会上澄清说,当通过弗大的社区意见举报网站community concerns portal)提交有关兄弟姐妹会的控诉时,学生主任办公室会将这些控诉提交给弗大司法委员会,之后委员会会主持听证并实施制裁。尽管如此,ODOS(学生主任办公室)任具有针对严重违规行为传下临时停学的权力。最后,UJC(弗大司法委员会)的听证过程能加快对这些违规行为的审判。

兄弟会回应社区激烈的批评

兄弟会星期三发表声明,捍卫其允许各分会举办线下活动的决定。此声明称,一些关于潜在违规行为的先发制人的举报,使兄弟会理事会取消那些可能违规的活动。

兄弟会主席兼大三学生Andrew Huffman在本报的采访中说,兄弟会在SEC-045(弗大卫生要求)后模拟招募协议时,向弗大寻求建议。Huffman无法透露兄弟会已经收到多少关于兄弟会违反规定的投诉,但是他说兄弟会正与ODOS(学生主任办公室)一起调查这些投诉。

Huffman说:“我们承认我们冒了险,我们采取了适当的预防措施,也制定了适当的规则,我们正在努力让我们已经听过和现在还在听到的所有违规行为得到适当的判决和制裁。

兄弟会理事会由13名兄弟会的成员组成,他们代表着32个分会中约1700名成员。Huffman称,大约有673位希望加入兄弟会的同学参加了春季招募,但是这些学生并非都报名参加了线下活动。

由于兄弟会和弗大正在调查可能违反卫生规定的情况,理事会已将所有活动转为线上活动。

兄弟会的声明称:“今后,兄弟会仍会致力于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并遵守弗大所有准则,包括最近禁止所有线下活动的聚会。直到小型聚集被弗大允许,我们会在线上组织所有新成员活动。理事会将继续处理和调查所有被举报的违规指控。

周四在社交软件上发布的GroupMe消息还显示,Huffman敦促大家不要“火上浇油”地举办或者参加有关宣誓和入会仪式的线下活动。

Huffman在这些消息中说:“当可能对兄弟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时,现在没有理由去冒险参加任何线下活动。你想做的事情可以暂且搁置。”

Huffman告诉本报这些私人消息并不代表兄弟会目前的立场。他还说,虽然他不能强制规定各个成员的行为,但是他正在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引导各分会对其成员进行隔离并进行新冠检测。

Huffman说:“我们的头等大事就是社区和成员的安全,现在我们都需要待在家里,让病情得到控制。”

据弗大发言人Brain Coy的说法,弗大将会对所有违反健康安全规定的可信举报做出回应,并且会为弗大社区成员或住在附近的人们提供几种不同的方式去举报违规行为。

Coy说:“当主任办公室收到包含有关违规的具体信息的举报时,如果这些信息可靠,则会对其进行调查并采取纪律处分。在最严重的案件中,可以在听证会之前立即实施临时停学的命令,此种方式今年已经使用过了。”

一名来自兄弟会分会的匿名成员称,从他对兄弟会行为以及兄弟会领导层之间交流的广泛了解,各分会都普遍存在违反公共卫生准则这个问题。该匿名成员与分会违规的照片证据无关联。

尽管他在批评兄弟会一开始就允许线下招募活动的行为,但该匿名成员也补充道,兄弟会在监管各分会行为和政策执行方面能力有限。

他补充声明,许多分会在计划线下活动时根本没有考虑过只让六人参加。他描述的一种策略是,各个分会先假装遵守学校卫生规定,让兄弟会同意一个看似遵循学校规定却并不存在的活动,然后却在其他地点举行真正的违反规定的活动。

他说:“我可以很自信的说大部分兄弟会都至少一次或两次的打破了六人聚集的规定。”

他还称弗大其实应该预计到兄弟会会违规,并在整个线下招募活动中更加严格地监管新冠的安全问题。

超过2000人签署了请愿书,要求弗大直到学期结束为止,暂停不符合规定的兄弟会C和姐妹会的组织活动。

请愿书中写到:“这些组织、社团对弗大以及夏洛茨维尔-阿尔伯马尔地区的学生和教职员工构成了明显的威胁,因此需要予以谴责。如果他们不能遵守规则,那就根本不该允许他们组织活动。这可不是疏忽,而是故意不考虑社区中其他人的行为。”

此事件未完待续。本报正在调查过去两周内可能发生过的、与线下招募活动有关,违反公共卫生规定的事件。社区成员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提供线索,也可以将线索以邮件方式发到news@cavalierdaily.com。

更正:本文已更新,以阐明没有清楚证据指出Groves主任在大会中提到的五个兄弟会是否与招募活动有关。

Eva Surovell,、Jenn Brice和Carolyn Lane在此进行报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