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试图重拾对学习的热爱

试图在习惯多年来以分数为首的学习模式后努力面对在大学里学习上的困难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Niharika Singhvi

译者:Tianqi Miao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新的班级、社团和社交活动中的对话经常让我想到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你的兴趣是什么?”一开始,我只是停顿一下,然后给出模棱两可的答案。在我第一学期,世界对我来说是一块开阔的画布,我只是在探索。即使是对这种回答的反应也是积极的——每个人都兴奋地声称,悬而不决意味着巨大的机会。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进入了第一学年的第二学期,这种反应已经改变了。我开始听到越来越多的人说“没关系,你还有时间考虑”。虽然我知道这些话是为了让我安心,我仍然感觉到一种紧迫感。这是我在第一学期没有感觉到的。模棱两可正从“代表充满可能性”转变为对未来的困惑和焦虑,但归根结底,让我害怕的不是快到要定专业了——而是我过去所接受的教育。

在我高强度的K-12教育期间,我学到了超越同学等于收获回报。在一年级,提高阅读水平意味着可以接触到更多好看的图画书。即使是在12年级,这种为了奖励而付出的趋势依然存在——更好的成绩意味着更有竞争力的大学申请。

最终,这种僵化的学术环境让我开始更早地强调分数。虽然我现在嘲笑自己五年级时的过度戏剧化,但一个11岁的孩子这么早就担心自己的考试成绩可不是玩笑。由于早期的评分制度和对竞争的重视,学校变得越来越不注重学习,而更注重通过百分比和分数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高中。我不再关心我所学的内容,而是全神贯注于我所获得的成绩。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喜欢迷失在短篇小说的虚构世界里。我以前喜欢用数字来寻找答案。但当它不再是一种选择,而是变成了对好成绩的要求时,我对它的爱就变成了漠不关心。我从激情中分离出来,忘记了学校也和我有关——而不仅仅是我的简历。把它用文字表达出来,听起来很明显,但在当时来说感觉像是一个外来的概念。

通过学习中集中精力于成绩,我在我所有的课上都做得很好,但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一门课上表现出色。课程只是我为了毕业而必须完成的任务。我不认为他们是我在高等教育中可能爱上并追求的科目。

最后,我认为进入大学意味着这场只为分数而学的无休止竞赛的结束。我想,最终,我会学会找到我的热爱。

然而,我的希望是徒劳的。12年来,我一直把分数放在学习的首位。这一点一直贯穿在我的大学生活中。作为一个没有特定专业的学生,我意识到我没有任何特定的兴趣。我想通过CIO或其他校内组织来探索。课程像是一场争夺GPA的竞赛。虽然我当然不讨厌我上过的那些课程,但我也不是特别喜欢它们。即使是现在,我也因为所有错误的原因而感到压力。当我担心不能掌握一个概念时,并不是因为我想学习它,而是因为我担心我不能在将来的测试中证明我对它的理解。

现在,快到第二学期的一半了,恐怕我永远也不会发现我单纯因为热情而喜欢的东西。就在我决定要选什么专业的时候,大部分的过程都是简单地去掉我认为不喜欢的主题。虽然这不一定是一个坏方法,但它让我觉得我越来越接近所有不喜欢的东西中相对喜欢的,而不是我最爱的东西。

此外,我还偏执地认为,作为未来的道路,我已经排除的一个主题可能是我真正喜欢的。也许,如果学校教我把实质优先于形式,把内容优先于成绩,我现在就不会感到如此失落。也许,如果我不觉得受到持续的学习压力,我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而不是我的成绩。

我并不是来为我对课程和内容的冷漠而生闷气。我在这里也不是要提倡教育机构改变他们的教学方式——那是在别的时间要做的。我写这篇文章只是想告诉大家我的观点,并同情所有有过类似经历的人。

我迟早要学会克服对成绩的不停担忧,继续前进。这正是我过去几周一直在努力做的。我不断地提醒自己,我必须学习理解内容而不是单纯为了考试而学。最后,如果这意味着我有时间真正享受我所学的东西的话,牺牲几个百分点是值得的。

毫无疑问,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改变一种根深蒂固了整个K-12教育阶段的心态非常困难。然而,如果我能简单地说服自己做出调整的话,我在大学里的学习经历已经有了一半的提高。

即使是现在,我对自己的未来也毫无把握。我无法改变我过去的教育方式和学习方式。然而,我可以继续选择我的现在而不是我的未来,专注于我现在所学的东西,而不是它对我以后的成功有什么贡献。我希望在重新发现我对学习的热爱时,我真正所爱会自然来临。

Niharika Singhvi是本报的生活专栏作家。她的联系方式是life@cavalierdaily.com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