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协会(Honor)在南草坪上开始了有关Popular Assembly的讨论

学生团体被邀请参加,发表意见,并了解委员会

ctr-honor
荣誉协会的代表大会(Honor's Popular Assembly)每两年举行一次,以提高教育水平 Chandler Collins | Cavalier Daily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https://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9/11/honor-kicks-off-popular-assembly-with-discussion-on-south-lawn

原作者:Patrick Roney 

Honor周三晚上在南草坪上举行了“对话在我们有信任的集体中的Honor”。这次活动使人们听到了荣誉执行委员会(Honor Exuecutive Committee),多元文化组织的负责人,学生政府领导人和Honor其他成员的声音。

大约有60人参加了星期三的活动,该活动的目标有三个:更新弗大集体的Honor系统的状态,听取集体所关心的事情并制定新的措施供委员会考虑,以及开启大家与一些Honor代表之间的交谈。

Honor希望这将使Honor和弗大集体更加紧密,并促进两者之间的互动。

这项活动拉开了Honor的“Popular Assembly周末”的序幕,此活动旨在教育学生并促进他们对Honor委员会的参与。其他活动包括周四下午6点在Jefferson Hall举行的有关“Honor系统状态”的公开辩论。并邀请大家参加周日晚上8点在Newcomb 480举行的委员会会议。

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三次Popular Assembly。这项活动每两年举行一次,目的是加强附大学生和教师对Honor的认识以及收集反馈。

参加活动的学生说,他们离开后对Honor有了更多的了解,并对免费晚餐表示感谢。

问题集中在最常见的Honor制度违反上——作弊。自2000年以来,作弊在Honor委员会所处理的案件中占比65%。此项活动还讨论了关于Honor如何处理其他的制度违反,比如拥有假身份证。讨论还描述了出于良心退缩的情况,例如学生可以举报自己所违反的Honor制度,这样可以继续留在弗大集体里。

围绕记录了荣誉的历史及其运作方式的表格设置了一系列讨论小组。他们还着重指出了引人注目的调查,例如1971年的可乐案 (“Coke Case of 1971”),该年某大一学生因偷窃苏打而几乎被开除后,就启动了单制裁荣誉制度的改革,但2001年的布卢姆菲尔德案 (“Bloomfield Cases of 2001”)则评估了随着科技使用的增加而引发的作弊和抄袭问题。

这些讨论小组还强调了自从女性首次进入大学以来,Honor和Honor委员会中的多样性。

作为弗大大四学生,和荣誉教育副主席的Mary Beth Barksdale概述了即将举行的Popular Assembly的教育目标。

“教育是Honor与超过99%弗大集体互动的方式,”Barksdale说, “绝大多数学生……可能从未真正与我们互动。因此,真正灌输荣誉,诚实,正直和慷慨的价值观……是我们试图在学生中建立的,是这里教育的目的,也是推广的目的。”

Barksdale还说,确保学生了解Honor系统在大学中的作用对于有效的学生自治至关重要。

她说:“我们之所以在这里张贴所有这些带有有关荣誉制度的不同故事的海报——它是如何形成的,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的——是为了向人们传授该制度,并赋予他们所有权。”您不能对一无所知的东西拥有所有权。因此,教育是我们这样做的唯一目的。”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