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犹太人,我为什么庆祝圣诞节

在感恩节到来前,我已轻松融入圣诞节的气氛

ctr-christmas
Hanna Preston是今日弗大的生活专栏作家 Riley Walsh | Cavalier Daily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https://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9/11/why-i-celebrate-christmas-as-a-jewish-person

原作者:Hanna Preston

现在是十一月初。在这落叶飘零之时,家家户户都挂好了万圣节装饰,每一家咖啡厅也准备好了南瓜馅饼的各种馅料。自然而然的,我就进入了圣诞节的气氛中——我已经穿了两周驯鹿图案的睡裤了,我的闹钟铃音也被调成了Frank Sinatra的《圣诞歌》。

我知道这会引起一些问题:Hanna,你是个犹太人,为什么你会对圣诞节感到兴奋呢?为什么你要错过整个圣诞假期呢?为什么你会对一个商业化程度如此之高的节日感兴趣呢?如果你对我对圣诞节的热爱有疑问的话,相信我,你绝对不是第一个这么问的人。

首先,对于像我一样的犹太人和其他非基督徒来说,参加圣诞活动以及庆祝圣诞节不一定是什么坏事。但是,我知道,我们对此要深思熟虑。我们必须要承认,圣诞节对很多人来说,整体上是一项宗教习俗;我们不能贬低它的意义。

另一方面,有些时候,我们不经意间就会产生一种冲动,想要加入到这项在群众中如此流行且具有影响力的传统中去。冬天的来临常常意味着圣诞节也要到了——公共场所的圣诞树,处处可见的圣诞广告和音乐以及提醒人们“检查圣诞愿望单”的商店。不管怎样,尽管我并不需要信仰基督教,我也可以和家人一起享受圣诞节的氛围,乐趣和庆典。对我来说,在庆祝这些让我兴奋的圣诞活动和认同我的犹太传统之间保持平衡非常重要。

事实上,我的父母(虽然他们是犹太人)从小到大每年都过圣诞节。在美国,或是别的在主流文化和生活方式方面被基督教深刻影响的国家中,许多犹太人也是这样。即使基督教宗教活动没有把主流文化渗透到所有人都信仰它的程度,基督教传统依然影响深刻。

我对圣诞节期的热爱起源于我小时候父母向我介绍节日时。每年十一月在感恩节之后,我妈妈早早起来在家里布置圣诞节装饰,并用圣诞节音乐把我们叫醒。我觉得我对圣诞节的热爱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这个总是让我开怀的家庭传统。

这些年来,我对圣诞节的热爱变得比家庭传统更加深刻。秋去冬来之际往往也是压力很大的时候。十月中旬到十一月间,你在学校里(高中和大学都是如此)稳定下来之后会进入一段间歇期。你不会再对于教学大纲周和极少作业感到兴奋了,因为你马上就要面对期中考试和论文了。在高中,这段时间也意味着压力最大的一段时期——大学申请季——就要开始了。在这段高压时期里,渴望着圣诞节的到来多少能带来一些振奋。

当然了,一年中的任何时刻你都可以感到欢欣鼓舞,但是只有在这段时间里,欢乐和陪伴才是最重要的。不仅仅是大众,媒体和商业组织都在推崇这种态度。圣诞电影让我让我感到由衷的温暖,圣诞歌曲鼓励我从细微之处寻找乐趣。我也会对《真爱至上》这部戏剧电影一边捧腹不已,一边对它的庸俗嗤之以鼻。所以,虽然我不是基督徒,我依然欣赏并享受圣诞节的价值。

为了升华一下这篇文章的格局,我不得不说,不好意思,这个世界残酷的。但这也是显而易见的。政治冲突,社会不平等,经济危机,当然了,还有气候变化,这些都让人恐惧。所以对我来说,庆祝一年之中一个提倡友善和感激的节日一点也不疯狂。事实上,这是一段使人解脱的休憩。在秋意渐浓、压力渐重之时,早早开始我的圣诞节庆祝,让我感到更加积极和愉悦。我希望我的室友们能看到这篇文章,并能在我们十二月回家前习惯Frank Sinatra歌唱栗子的歌声。

Hanna Preston是今日弗大的生活专栏作家。可以通过 life@cavalierdaily.com 联系她。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