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Bresticker: 对于在兄弟姐妹会的招新过程中人口统计报告和增加投票信息透明度的必要性

为了促进弗大的平等和包容,我们需要对于兄弟姐妹会招新过程进行重新审查,

每个冬天,数百名的弗大学生都会登记并参与姐妹会或兄弟会的招新活动。
每个冬天,数百名的弗大学生都会登记并参与姐妹会或兄弟会的招新活动。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Max Bresticker

译者:Yuxin Zhang 和 Yuki Pang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美国经历了在种族问题上迟来的审判。全国范围内,加剧社会不平等的机构和看法都已面临重组。身处在拥有浓厚激进主义文化的大学校园里,作为学生的我们必须严格审视自己所处环境的文化。其中,急需加强整治的部分之一就是兄弟姐妹会的筛选过程。

每到冬天,数百名弗大学生都会登记并参与兄弟会或姐妹会的招新活动。通过连续几轮的社交活动以及投票,各个分会逐渐将选择范围缩小,最终筛选出他们满意的学生。尽管这个体系帮助学生和负责人交流,但是它很容易受到隐性偏见的不良影响。

作为兄弟会的一员,我可以证明学校里很多兄弟会、姐妹会的成员都是无法容忍种族歧视的好人。此外,我也对校内很多其他团体抱有足够的尊重,没有指责他们采用故意避开少数群体的判断标准。但是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不能避免无意识的偏见。在团体环境中(例如兄弟会),通过类似合拍和个性等模糊特征来选择未来成员的方式,种族偏见的影响被不幸地放大了。

我提出“偏见是重要因素”的看法并不是空穴来风。作为一个显而易见的残障人士,我可以证明,在整个招新过程中,有些成员的行为就表现出对拥有典型兄弟会特征(白人、健全、异性恋和中产阶级)的人明显的偏好,而我甚至都没有机会介绍自己。根据我的经验,不难判断其他少数群体在招新中也面临类似的问题。

尽管不能完全解决这些问题,但是向兄弟会理事会(IFC)姐妹会理事会(ISC)及其他团体进行人口统计汇报能使人们关注最开始招新和最终提供入会资格过程中可能存在的种族差异。希望这些信息可以赋予兄弟姐妹会成员勇气,以促进种族包容的方式修改他们的招新政策及做法。

实际上,此类措施的实施应该相对轻松。姐妹会和兄弟会都需要进行招新前的登记过程。很难说在登记表中包含一个可选的询问种族身份的问题是一件非常耗时或花费昂贵的事情。有了这个问题,所有兄弟姐妹会分会所需要的只是向IFC或ISC报告他们提供该学期入会资格的成员的种族比例。结合起来,这些措施将使IFC和ISC都可以发布关于年度兄弟姐妹会招新活动的人口统计报告,以此将对登记招新与最终成功加入的成员进行比较。

必须强调的是,该建议不是对大学兄弟姐妹会的控告,也不是对在招新过程中投票的任何个人的控诉。然而,在以完全主观的标准评估准成员的任何环境中,我们不可否认隐性偏见的存在。为此,IFC和ISC发布此类报告只能起到加强校内兄弟姐妹会关系的作用。如果数据表明不存在种族差异,那么这只能证明兄弟会和姐妹会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将种族排斥的历史抛诸身后。另一方面,如果结果表明存在基于种族的歧视,那么善意的兄弟姐妹会将拥有必要的工具和数据以对招新做出有意义的改变。

考虑到弗大在种族关系方面的不良记录,我们不能忽视容易达成的改变。这些改变有可能解决包含31%在校本科生的兄弟姐妹会中的不平等现象。虽然作为向学生介绍兄弟姐妹会世界的一种有价值的手段,但招新过程本身却并不完美。因此,作为一个大学社区,如果我们想要真正去认真地纠正学校中的不平等现象,我们应该要求提高信息的透明度。


Max Bresticker是本报观点专栏作家。您可以通过opinion@cavalierdaily.com联系到他。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专栏不代表本报立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