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l The History Of Now
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学校是假的

幽默专栏记者 Tess Tolland感叹现在诡异的常态

想坐在你的门廊里上课?带上电脑就好了。想干脆躺在床上?你当然可以这么做。
想坐在你的门廊里上课?带上电脑就好了。想干脆躺在床上?你当然可以这么做。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Tess Toland 

译者:费爱雯

已经开学两个月了,但是我感觉我好像一直都没在上学。

你们大家还记得曾经正常的周一到周五是什么样的吗?课程曾经占据了我们的一整天。我们起的更早,选出要穿的衣服,整理书包——还记得吗?而且,我们会真的在每节课之间“奔波”。我们会撞上我们认识的人,挥挥手然后简单的聊两句。我们的教授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电脑屏幕上的一个人影。我们的同学是我们的学习伙伴甚至于朋友。没准我们会跑到corner商业街吃午饭,或者在食堂见些朋友。我想说的是,我们的课程曾经是围绕我们生活的全部。

这些天,事情恰恰相反。我们不用选衣服,收拾书包,而且我们几乎都不在校内活动了。我这样说可能听起来很压抑,但是我并不这么觉得。对我来说,我们的课程曾经占据了我们的生活,但是现在他们只是电脑上的会议,我们在哪里都可以登入。想坐在家里的门廊里?带上电脑就好了。想干脆躺在床上?你当然可以这么做。我看到人们躺在床上穿着睡衣上课的次数数不胜数。

Zoom上最有意思的功能就是“停止视频”。我很同情那些需要对着一整个屏幕的黑屏教学的教授。一旦视频停下,“静音”按钮也被摁下,教授就完全没法知道他们的学生们在做什么了。他们可能在刷抖音,吃零食,打电话,看奈飞,或者在他们的屋子里漫无目的地游荡。我对于自己无法集中的注意力感到惭愧,我相信大家都是这样。

我还没有提,我们很多的大考和小考现在都是线上的,很多都是开卷考试。因为这样,我们学习的时间更少,伴随着考试的压力也随之减小。我们有更多时间做别的了。大部分时候,我们甚至都不去图书馆了。学习小组和复习指南也变少了。因此,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去放松。听起来也不赖,对吧?

现在,我想给你们一些建议——停止对学校的抱怨,去接受你现在有的自由吧。我不是说完全放弃你的课程,但是把负担减轻一点吧!让我们不要忘记学校给我们的这个奇妙的,美丽的,和无与伦比的礼物。不,我不是在说聚会人数从5人增长到10人——我在说美好至极的“及格-不及格评分制”。

如果你在上一些很难的课,且想要接受“学校都是假的”这个我在向你传达的想法,或者你因为新冠病毒感受到了更多的压力,解决方法就在你的面前。你在一篇论文上拿了C吗?忘记考了一个考试?等一下,不要慌张。登录你的SIS账号,点击几个选择框,你的烦恼就都会消失了。所以,不要担心了,放松一下吧!关掉电脑,和朋友们制定计划,玩得开心!

Tess Toland是本报幽默专栏作者。您可以通过 humor@cavalierdaily.com联系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