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我想念阅读

不要让过多的学校功课消磨掉你对阅读的喜爱

Cecy Juarez是今日弗大的生活专栏作者。
Cecy Juarez是今日弗大的生活专栏作者。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Cecy Juárez

译者:林子青

你还记得我们曾连续几小时或几天内拼命阅读吗?我想念那些放学后回家,带着我们从图书馆借来的最新书籍爬上床,认真坐下来静心阅读的时刻。我想念在寒冷的十月的早晨,在学校读书会活动中犹豫不决,只是希望我能把所有书籍都带回家。似乎没有足够的书籍可供阅读!玛丽·波普·奥斯本,里克·里奥丹,约翰·格林和J.K.罗琳给我们留下了难以忘怀的故事,他们的故事总是让我渴望阅读更多、更多的书。

小时候,我会有两份书记清单:一份记录我已经读过的书,一份记录接下来向要阅读的书籍。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两个列表越来越长。我甚至记得我的图书馆账号密码,以便借阅更多书籍。我每周都会把疲倦的母亲拖到图书馆,然后把书堆满我的下巴,回到车里。短短几天之后,我就会满眼发光地跑到妈妈跟前恳求她带我去图书馆,因为之前借来的图书早就被我看完了。

但是当我迎来了高中生活时,一切都变了。我试图保持我看书的习惯,我试图保持我放学回家和睡觉前读书的习惯,但是高中课业太多了。我很快意识到我必须重新安排自己学业的重点。我们不能再像初中时那样随意选择想要阅读的书籍。在高中,我们不得不阅读几百年前写的长篇小说,并分析每一个细节。

慢慢地,我对阅读的热爱逐渐消失了。我花了更多时间坐在笔记本电脑前,书架上的书开始积尘。我的课余时间都在学习课外知识和AP课程。即使我对阅读的渴望比其他任何事情都强烈,但我依然得面临到底是“学习”还是“用看书浪费时间”的问题。我甚至没有足够的精力再去看书,所以学习剩下的任何宝贵空闲时间我都用来休息。假期都是骗局:学校确保我们的作业能多到占用我们应该有的空闲时间。

最可怕的是,学校强制要求的文献使我对“读书”的理解破灭了。我们被教导要以单一的视角进行分析,否则我们将因不同意老师的想法而被淘汰。阅读成了我一项琐事和烦恼。通常,我会放弃阅读原文去学习SparkNotes,然后在课堂上说出我知道老师想听的内容。

现在在大学里,我对目前与看书的关系感到难过。阅读是一种爱好,它可以给人带来平静和舒适。它让我可以短暂逃离现实,并为我提供了更广阔的世界的独特视角。不同角度的叙述都有着了自己独特的价值观,我可以学习它们并应用到现实生活中。但是对于我自己和其他许多人来说,高中只是撕毁了阅读的乐趣。我们只因不再阅读而感到内疚。我们中的某些人甚至感到有压力去看更“成熟”的书,而不是从我们上次停下来的地方继续阅读下去,即使所有人在内心深处都想回到让我们更舒适的书上。

我们该如何重新爱上书籍呢?在这个为期两个月的冬季假期中,我们该如何静下来,恢复对文学的信仰?将数小时的“Parks and Recreation”(电视节目)的变成阅读卡桑德拉·克莱尔的小说,这并不容易。我认为最好的方法是将笔记本电脑和手机放置在其他的房间里,然后拿起书蜷缩在床上,舒服地以至于不想离开。一旦这样做,我们就应该被身上的毛毯温暖地包裹着,沉迷于读到的故事。

另一种方法是从阅读一些简单而舒适的书开始。我们不必无休止地搜索“足够成熟”的全新书籍。翻阅陆希未的《年轻精英》(The Young Elites)或《传奇》(Legend)系列绝对不会出错。也许你渴望阅读约翰·格林的《纸镇》和《寻找阿拉斯加》中的经典青少年戏剧,重温《洛里安遗产》系列中史诗般的科幻故事,或对兰索姆·里格斯的《百富勤小姐的特殊儿童之家》感到恐惧。通过文学重新发现那个在内心深处渴望书籍的你。

这肯定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这将需要大量的自律和承诺。但最后,这将是充实而有意义的。所以我们将应当坚持这有意义的冒险。

书为人提供了其他事情无法给予的独特慰藉,我一定要重新爱上它。


Cecy Juárez是本报生活专栏作者。可以通过邮件life@cavalierdaily.com联系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