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STRIKE: 弗吉尼亚大学需要停止推动极端保守主义

弗大对为自由而战的美国青年社团和拯救生命的未来医学专家社团的宣传推动了仇恨和暴力

<p>令人深恶痛绝的是,大学对FMPFL(Future Medical Professionals for Life:拯救生命的未来医学专家社团)的问题视而不见,无论如何都要推广。</p>

令人深恶痛绝的是,大学对FMPFL(Future Medical Professionals for Life:拯救生命的未来医学专家社团)的问题视而不见,无论如何都要推广。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 Noah Strike

译者:Yushun Ding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弗大的社交媒体团队一直在努力工作。从在秋季社团招新上强调新的FMPFL(Future Medical Professionals for Life:拯救生命的未来医学专家社团),到赞扬弗大YAF(Young Americans for Freedom:为自由而战的美国青年)组织的年度9/11纪念活动,大学似乎急于给予这些团体宣传的机会。乍一看,似乎没有什么不妥——大学好像在促进学生组织和他们的校园活动。然而,深层次来说,这两个组织正在宣传极端的、有时是暴力的观点。

在本学期初的秋季活动展之后,弗大的社交媒体推特页面发布了各种社团摆摊的图片。其中有 “拯救生命的未来医学专家”组织,根据其章程,该组织“在弗大和更广泛的社区倡导胎儿的生命权”。在弗大的推特页面上分享的图片中,读者可以清楚地看到“抗议当地的堕胎设施”在FMPFL董事会的“志愿服务”部分。堕胎诊所的抗议活动经常变成暴力事件,其中2018年诊所的暴力事件创下了历史最高,包括数千起侵占和阻挠事件。堕胎是一种医疗保健,堕胎诊所是医生的办公室。抗议活动不仅给病人和诊所工作人员带来心理创伤,还有可能造成严重的身体伤害。这种活动应该受到积极的谴责,而不是被大学广泛认同和传播。学生不应该因为不同意他们提供的服务而骚扰夏洛茨维尔医疗保健诊所的病人。

去年春天,FMPFL的主席因为他之前在Instagram上发表的一系列评论而引起轰动,“堕胎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种族灭绝,在这种情况下,太多的人正在成为希特勒”。多个团体发出严厉的谴责作为回应,包括大学的计划生育世代行动分会和犹太学生领袖们。FMPFL可能会伪装成一个古朴的反堕胎组织,但他们对堕胎诊所的暴力行为以及毫无歉意的与大屠杀做比较显示了他们的真面目。令人深恶痛绝的是,大学竟然对他们的恶行视而不见,还为他们宣传。

极端保守派的另一个例子是弗大YAF,该组织致力于传播个人自由、强大的国防、自由企业和传统价值观。每年秋天,YAF弗大分会都会在校园里插上2977面美国国旗,以纪念在9/11事件中丧生的人。不过,这一个事件不能从YAF更广泛的历史事件中抽出赞扬。2018年,尽管前州长George Allen过去曾种族辱骂,并反对在联邦内承认马丁·路德·金纪念日,但该分会还是欢迎他来到弗大。最近,YAF网暴了他们声称 “攻击”了内部成员的学生活动,并煽动对学生会成员的暴力威胁。此外,YAF还计划在本周举办一个活动,重点是捍卫托马斯·杰弗逊的遗产,邀请保守派领导人来学校纪念他的遗址。

尽管有这样的背景历史,Jim Ryan校长仍在推特上对该社团的年度9/11纪念活动表示赞扬和感谢。中国文学教授Jack Chen在回复Ryan校长的推特时说得很好——“你的这种说法(赞美)不是无知就是愤世嫉俗”。不知道Ryan校长和他的社交媒体团队是一群愤世嫉俗的人,还是他们真的不知道基督教青年会在地面上的历史?我也不知道这两个可能性哪个更糟。所有的这些甚至没有提到一个事实,即YAF的活动标志是对9/11事件中飞机飞入建筑的再现。

大学,像任何完善的高等教育机构一样,必须保持一个有利于自由思想交流的环境。然而,自由的思想交流也有一个限度。大学的官方社交媒体账户,尤其是像Ryan校长这样的公众领袖,不能宣传或赞扬一些学生组织的保守极端主义——这些极端主义往往崇尚仇恨,提倡对边缘社区的暴力。如果一个FMPFL的学生抗议者伤害了夏洛茨维尔正在计划生育的病人,会发生什么?如果再有一个YAF的网暴导致学校的社会正义活动家收到物理暴力呢?无论带着“虚假平衡”的心态写的报道带来的公关回报如何,这些暴力都不是大学应该承担的风险。

Noah Strike是本报的意见专栏作家。他的联系方式是:opinion@cavalierdaily.com。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