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学生对校内外隔离的反应

校内外的学生无法获得相同的资源,如外卖,药物等。

<p>截止周一,大学管理的检疫隔离室使用量为26%,自我隔离室的使用量为7%。</p>

截止周一,大学管理的检疫隔离室使用量为26%,自我隔离室的使用量为7%。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 Lilly Whitner

译者:Tianqi Miao

本学期所有住在校内的学生都被要求随时准备搬去隔离。为了协助这一过程,学校建议学生准备一个“旅行袋”,里面装必好需品——如洗漱用品、毛巾、药物、电子设备和充电器、课本和衣物——以防不时之需。

如果他们的COVID-19检测呈阳性,学生将会接到值班院长的通知。值班院长会提供一个具体的房间分配,提供访问信息,并安排任何必要的到他们的隔离住房的交通工具。在被隔离后,隔离联络员将直接与学生联系。他们是非医疗请求的主要联络人员。除非有COVID-19测试预约,或存在严重的健康或安全问题,学生不得离开大学管理的隔离区。

九月初,运动机能学二年级学生Ayanna Millner检测出COVID-19呈阳性,她说她在最初时期与学生主任办公室去得联系中遇到了一些困难。

Millner说,“入住隔离房的过程令人困惑,我确实收到了一条来自我指定的隔离联络员的信息,但这条信息中没有关于我要去哪里以及我需要遵循的任何其他程序的信息。我的测试结束后,学生主任办公室仍然没有联系我,我必须亲自联系我的联络人才能让学生主任办公室联系我。”

不过Millner与学生主任办公室取得联系后,她收到了一封她的住房分配的邮件,并于9月9日立即去报到了。

虽然住在校内的和感染COVID-19的学生可以使用大学管理的住房中的隔离空间 - 学生们报告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足够的,校外住宿的学生却无法获得相同的资源。这包括由大学赞助的食物、药品和其他必需品。

如果学生担心自己感染了COVID-19或接触了COVID-19病毒,则必须返回宿舍或校外住所,与他人隔离,并致电学生健康保健部门寻求帮助。

根据大学政策,居住校内COVID-19检测呈阳性的学生将被分配到宿舍、公寓或当地酒店的隔离间。如果安全的话,学生也可以选择回家。那些选择使用大学管理的隔离区的人,学校在隔离期内为他们提供食物、药品和其他必需品。

学生主任办公室在隔离学生指南中写道,“我们明白隔离(I)和(Q)对你来说可能是一个令人畏惧和困难的经历。然而,这种分离对于防止COVID-19的传播是至关重要的。它可以保护同学、朋友和家人的生命。”

大学一年级学生Harry Farley报告说,与大学最初的沟通也出现了类似的问题。在与接触追踪者交谈后,因为担心接触到另一名病毒检测呈阳性的学生,Farley搬到了大学管理的隔离房。在隔离的第二天,法利选择接受COVID-19的检测-在收到阳性检测结果后,Farley艰难地与校方沟通了搬进隔离房以及下一步的适当措施。

Farley说,“我认为弗吉尼亚大学处理这一过程的方式有点脱节——我不得不和两三个不同的人交谈,然后才真正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我需要去哪里。”

然而,在最初的困惑之后,Farley和Millner都表示,他们觉得学校很支持他们。Millner说,当她到达时,她住在University Gardens的公寓里已经堆满了厕纸、内衣裤、垃圾袋和纸巾,在她隔离期的一半左右,学校还投放了一台微波炉。Farley和Millner都说,他们每天吃三顿饭,都由大学的工作人员送到他们家门口。

Farley说,“除了一些小事,隔离房绝对是足够的,弗吉尼亚大学在支持我和我认识的其他在隔离的人这方面做得很好。”

住在大学管理的隔离区的学生也可以通过弗吉尼亚大学学生健康保健部门的药房订购药物,并通过学生健康中心通过远程保健获得检查和支持。

Millner经历了一些轻微的症状,她说学生健康中心的一位医生和她的隔离联络员每天都会打电话来查问她的病情。

Millner说,“我确实感觉到了弗吉尼亚大学的支持,因为我有一个可以打电话医生,而且我还得到了隔离的心理健康方面的任何咨询服务。”

学校指导那些居住在室外的COVID-19检测呈阳性的学生在隔离期内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使用自己的浴室——不使用共用的起居空间。根据大学的政策,不能这样做的学生应该通过电话联系院长,讨论可能的折扣酒店住宿。

学生健康保健部门将通过远程保健为居住在校外的学生提供持续的检查和支持。

在校外隔离的情况下,学生无法获得大学管理的食物、杂货或任何其他必需品——因此,与室友住在学校附近公寓的学生在隔离的环境中面临着独特的挑战。

大学二年级学生 Isabel von Bargen-Burke注意到了这种资源缺乏的情况,她自己承担起了为隔离的同伴提供食品杂货和送餐服务的责任。Von Bargen-Burke说,她在8月底到9月中旬的几个星期里已经帮助了近30个朋友。

von Bargen-Burke说,“我的很多被隔离的朋友对无法获得食品杂货和其他基本需求(尤其是价格实惠)感到失望,因此我自己承担起了帮助和跑腿的责任。”

此外,三年级学生会宣布将为学生提供免费的隔离护理包。

学校的校外隔离检疫指南建议学生使用非接触式送货服务,如GrubHub和Doordash,并寻求朋友和家人的帮助来送东西。此外,校外学生应做好准备与I/Q护理团队的一名成员联系,他们将会在工作时间内作为非医疗请求的主要联系人。

学校还创建了一个资源页面,帮助指导隔离时的心理健康问题。此外,大学咨询和心理服务,也被称为CAPS,将会通过远程健康咨询和精神治疗预约的需要提供远程支持。

通过学校的废水检测项目,四个宿舍已经确定有可能爆发COVID-19-Balz-DobieLefevreKellogg和Echols。对住宿生的检测中发现Balz Dobie有10例,Lefevre有3例,Kellogg有7例,Echols有2例。

根据学校的COVID-19跟踪系统,大学管理的检疫隔离室使用量为26%,自我隔离室的使用量为7%。截至周一,共有562例COVID-19感染病例,其中508例是学生。241例病例仍处在活跃期,这意味着它们是在过去10天内报告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