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Gallagher:为什么我是反对川普的共和党选民

在激进的极端主义之间的政治沙漠中,我选择有领导力的人。

这次的美国大选并不在于哪个候选人有更好的政策,而是哪位候选人有更强的领导力。
这次的美国大选并不在于哪个候选人有更好的政策,而是哪位候选人有更强的领导力。

本文不代表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Martha Gallagher

译者:Lily Lin

我一直是一位支持共和党的选民,但上周我却投票给了民主党的拜登和哈里斯。

我在美国首都郊区的一个充满爱的家庭中长大,我们的社区普遍都有着保守的价值观。我们家住的街区上,共和党前参议院的家不远处就住着为奥巴马政府(民主党)工作的人,他们的孩子和美国国家步枪协会游说者的孩子们一起玩。当我在街区附近开车时,红色(共和党)和蓝色(民主党)的塑料标志在各个邻居的草坪上骄傲地说着“拜拜川普”和“让美国再次变得强大”。但是,我们都会在国庆节参加同一个游行,在同一个Facebook群聊中抱怨街区,并且一起承受台风来时的停电。长大后,我学会了欣赏邻居们不同的政治见解。

2012年,我和爸爸一起坐在电视前兴奋地看着选举人投票,当看到Romney Ryan(共和党候选人)的票数不足时感到非常失望。同年,我的妈妈带着我到投票站选出了当年连任的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我的祖母是外来移民。我的曾祖父母是美国乡村地区的小企业主,祖父是陆军士兵。我一直在听取那些对国家政策有不同想法,但同样爱这个国家的人的各种有充分理由和明确的观点。

自从我有投票资格以来,我一直支持共和党。我也自愿参加共和党的各类竞选活动,并且为共和党的官员工作。2016年我因年龄太小没有投票权,但我当时并不支持川普。自他就职以来,我在政治意见上感到“无家可归”。最初,是共和党宣扬的自由民主和国土安全激发了我参与政治的激情。但川普完全没有体现共和党价值观,而他的提名使我质疑共和党是否还会优先考虑它本来的价值观。川普导致美国民意分裂,更使民主党变得更加激进。我现在无法抉择,因为现在美国国内政治是繁荣的极端主义之间的政治沙漠。

诚然,我不同意拜登的许多政策。但这次的美国大选并不在于哪个候选人有更好的政策,而是哪位候选人有更强的领导力。正如我在公共政策课上了解的那样,心理现象“社会认同”解释了人类会倾向于追随他人引导的趋势,因为如果我们发现某些行为普遍存在,便会接受。一旦我们听到或读到了相关的信息,即使本身我们认为这个信息是错误的,也会习以为常。

美国的总统,我们国家和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应该成为美国人民的表率。他应该通过凝聚人心来促进积极的变化。可是,川普的举动不仅破坏了我们政府最高职位的形象,而且降低了共和党的标准。我衷心希望共和党会从这件事之后恢复过来。他充满憎恶的言论和在推特上的攻击在社交媒体上有着极其负面的影响,并让政客和公民们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

一位鼓励新纳粹和白人民族主义团体的总统,一位这群人坚定支持的总统,对美国来说是绝不可以接受的。一位总统,无视国家安全顾问的意见,做出威胁到我国安全的冲动决定,对美国来说是绝不可以接受的。一位总统,拒绝了公共卫生专家应对新冠病毒的建议,包括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Anthony Fauci博士的建议,只因为这与总统自己的观点和政治目的不符,对美国来说是绝不可以接受的。一位总统,通过发推特威胁其他共和党官员为自己投票,对美国来说是绝不可以接受的。

我愿意听取两党的声音,先是因为我勇于跨越党派反对川普,更要感谢这次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致其他年轻的共和党人士:还有许多人都在担心在川普下美国的未来。在前共和党国家安全顾问支持拜登反对川普的共和党选民游行时,我感到了莫大的安慰。当许多前共和党官员反对川普连任时,我感到了莫大的安慰。

为愿意跨过鸿沟让我们都凝聚在一起的领导者,而不是使我们分裂的领导者投票。为会听取专家顾问的意见、保护美国的领导者投票。为将保护你BIPOC(少数族裔)、LGBTQ+和女性朋友或家人权益的领导者投票。为在国内和国际上为美国和人民树立好榜样的领导者投票,因为我们的健康、国家和世界的未来都将取决于他。为拜登投票。

Martha Gallagher是Batten学院的大四学生。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专栏不代表本报立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