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弗大米勒中心线上研讨会强调了中美关系的现状和未来发展方向

弗吉尼亚大学和上海复旦大学的学者们就川普政权对中美关系的影响进行了深入讨论,并对拜登的总统任期的相关政策作出预测

周一晚上,弗吉尼亚大学米勒国际事务中心就中美关系举办了一场线上讨论会,会议认为川普政府应为两国日益恶化的紧张局势负责。
周一晚上,弗吉尼亚大学米勒国际事务中心就中美关系举办了一场线上讨论会,会议认为川普政府应为两国日益恶化的紧张局势负责。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Stratton Marsh

译者:Aoxin Luo

周一晚上,弗吉尼亚大学米勒国际事务中心就中美关系举办了一场线上讨论会,会议认为川普政府应为两国日益恶化的紧张局势负责。八位学者和政治家在研讨会上发言,其中五位来自弗大的米勒中心和政治研究中心,三位来自其合作院校——上海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

弗吉尼亚大学和复旦大学在新冠疫情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仍维持着强有力的合作关系。上个学期,受国际旅行限制的影响,约80名弗大的大一中国学生得以留在复旦大学上课,同时修得弗吉尼亚大学的学分。弗大的“Global First”项目允许大一学生在大学第一个学期去国外交换,复旦大学也是其目标交换学校之一。“Shanghai First”项目则由于新冠疫情被暂停了。

此次活动在复旦大学有现场观众旁听,同时也对线上观众进行公开直播。在第一个环节中,参与者们讨论了中美两国各自的国内政局,在第二个环节则就中美关系的未来进行了探讨。米勒中心的全球政治客座教授 Syaru Shirley Lin为第一轮讨论的主持人,国际事务副教务长Stephen Mull则主导第二轮讨论。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是第一轮讨论中的核心话题。参与者们探讨了选举安全、政权过渡以及一月六日发生的美国国会大厦暴乱事件。

弗大政治中心的创始人兼主任Larry Sabato着重关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表达了自己对选举期间的安保问题和总统候选人拜登的获胜的看法。他表示,川普有可能会被众议院弹劾,但不会被撤职,因为共和党人会在参议院上反对给其定罪。

“我们经历了一任混乱、动荡不安、独裁和 ‘非美国式’的总统,” Sabato称,“我认为(新的总统获选人)拜登的动向将会更容易预测,当然他也更加谨慎。”

研究总统交接的专家学者Kathryn Dunn Tenpas为大家概括了政权交接的程序。在总统大选和新任总统就职期间的十一周内,总统获选人和其工作团队便开始挑选政治任命公职人员、接受每日简报和日常审查,以便尽可能顺利平滑地接管政权。

Tenpas解释称,由于负责为川普与拜登之间政权交接提供资金支持的官员直到11月23日才确定选举结果,留给拜登的有效过渡时间被大大缩短了。即使如此,与历届总统交接相比,拜登和他团队的进度仍然领先。“我认为新的总统获选人和他团队丰富的经验使得整个美国都获益匪浅”,Tempas说。

Tenpas认为,以白宫先前的经验为鉴,拜登政府对于中美关系问题将设立更加具体细致的政策目标。她还为大家介绍了拜登一直以来都十分多元化的政治任命公职团队。

在国际关系方面,米勒中心的高级研究员Chris Lu称他预计拜登政府比川普政府更多的参与进多边主义中,这意味着美国可能会重新加入各个国际组织,同时巩固与其盟友国的关系。

Lu称,现今在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经济政策都被渗透了强烈的民族主义意识。拜登曾对民众做出优先支持美国产品、提升国内就业机会的承诺——由此可见,民族主义也已经主导了拜登的施政纲领。因此,Lu认为,中美之间目前不太可能达成自由贸易协定。

“拜登并没有像川普那样直言呼吁民族主义,但他们言论背后的许多主旨是一致的,” Lu说。“我的确认为这样的国内政局使得美国在自由贸易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与其他国家进行经济交流与合作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在倾向于民族主义经济政策的国内政治之外,Lu认为美国还有强烈的反华情绪,这很有可能影响拜登面对中国的态度和立场。

第二场讨论的重点是中美关系的未来发展,来自弗大和复旦大学的学者们都提出了他们各自的预测。

米勒中心高级研究员 Evan Feigenbaum称,在前几届政府中,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军事考量--像台湾,中南海和军事竞争等问题--并没有主导美国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当时的经济关系大都基于商品、资本、人员、技术和数据在两国间的流动。

而在川普政府的任期内,经济考虑则与国家安全考量互相交织影响,从而恶化了中美关系。Feigenbaum预测,“对中国强硬”的政策将在拜登政府任期继续沿用,因为在国际关系问题上,民主党政权并不想显得比共和党软弱。

“我对于中美关系的未来持非常悲观的态度,” Feigenbaum说。

复旦大学教授吴新波回应了Feigenbaum的观点,他预测如果美国持续实行“对中国强硬”政策,中国将努力减少自身对美国经济市场的依赖,也相应地对美国采取强硬的政策。

"在经济上过度依赖美国对中国而言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弱点,” 吴新波教授说,“中国正在努力提升对本国市场的依赖性,促进技术创新发展,并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吴新波表示,下一届美国政府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其是否能重建中美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信任,使两国能够联手解决全球气候变化、伊朗核协议等重大问题。相比于Feigenbaum对两国关系未来发展消极的预测,吴新波称自己的态度更多的是谨慎。

宋国友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副主任。他表示希望拜登政府能够改善中美关系,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更谴责了川普政府恶化两国关系的举措。

“打破(中美关系间的)平衡是川普政府的错误",宋国友教授说。 “不是中国的错。”

Feigenbaum、吴新波和另一位米勒中心的高级研究员Harry Harding都认为台湾主权问题将是中美两国关系的核心。1月9日,仅在拜登上任的几天前,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移除了行政部门人员前往台湾岛的限制。此举宣布了台湾主权,同时激怒了中国官员。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