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渔夫帽的真正含义

我正在给我的金色木屐除灰并坚定地站在我所爱的荒谬衣着这一边

lf-kate-canton

Kate Snyder is a Life Columnist for The Cavalier Daily.

Christina Anton | Cavalier Daily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和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http://www.cavalierdaily.com/article/2018/10/what-my-bucket-hat-is-really-saying

原作者:Kate Snyder

译者:Wenjun Long and Xinru Cheng

我很容易陷入热恋。第一次是爱上了电影《油脂》中扮演Danny Zuko的John Travolta,之后是电影《歌舞青春》中扮演Troy Bolton的Zac Efron,最近钟爱于豹纹渔夫帽。当我第一次收到一个叫Ganni的丹麦品牌公司的广告邮件时,我心中就充满了对渔夫帽的爱。上个夏天我在Copenhagen留学时,这种爱恋在我在一家实体店试戴了一顶帽子后变得更加强烈。

我那时没有买它——为了阻止自己为一顶帽子花和食品杂货预算一样多的钱,但我的内心仍在滴血。我时常在伤口上撒盐,翻看以前在商店戴着帽子时的自拍和视频并着魔般的打开Ganni的官网,祈祷着下一轮打折商品中能出现这个帽子。

临近九月,随着新学期的到来,所有需要准备计划的细枝末节占据了我的大脑,于是我将对豹纹渔夫帽的痴迷抛到了脑后。此后,在一个考试结束后接着要写新论文的混沌时期中,我收到了我在Ganni的准笔友的一封广告邮件,说他们在促销部分新增了一些商品。

我没有多想就点开了链接,让我不敢置信的是,在各种泡泡袖毛衣和阔腿裤中出现了我的帽子——打了一个巨大的五折。我发出了一声可闻的惊叹,开始像CherHorowitz那样在脑中搜索我的衣柜,从每个种类中筛选能与豹纹渔夫帽完美搭配的衣物。然而令我困惑的是,随着我想象这些不同的搭配,我感到越来越沮丧。

从80年代开始,当我年轻的父母穿着皱纹排扣牛津风衣服和Laura Ashley裹裙到Foxfield时,大学的学生团体还因其独特的学生制服而臭名昭著。现在仍有证据表明大学是制服的先驱之一,有球赛的日子仍旧意味着马球衬衫和卡其布。然而现今,在一个普通的星期二,大学校园里充满着运动休闲的着装,尤其是lululemon,经常会配上一件具有艺术感的、有些褪色和磨损的兄弟会纪念品——通过玩palooza和pig roast得来。典型学生形象突然变得非常休闲并且显然他们是在去健身房的路上。

我并不是反对色彩鲜艳的氨纶背心和紧身裤——我发誓,我爱一份好的排汗面料——但除非我会故意出汗,否则穿这种功能性衣物不是我的天性。我只是感觉自己不喜欢紧身裤和T恤,而且我珍视服装能表达出我是谁的错综复杂的微小细节的能力。

当运动服主导了着装模范,黑色氨纶的衣着景象进一步放大了那些偏离制服着装的人的大胆。反过来,许多我在夏天或在家休息时愿意穿的衣服都藏在我的衣柜里——这里提到的是电影《玩具总动员2》里“当她爱我”的那一幕。

显然,我并不是唯一一个在每次回到校园时感受到着装风格改变的人——我的室友有一条她穿了整个夏天的飘逸的蓝色裤子,但她在九月开始后就把它收了起来。还有我最好的朋友最爱的那件从妈妈那传下来的厚实毛衣也留在了家里——她打算只在感恩节假期穿。这些我们在其它所有环境下都爱的物品,在返校的环境下却成了禁忌,因为我们越来越意识到同伴间会如何解读我们的风格。

当我开着豹纹渔夫帽的屏幕暗下来时,我对自己的疏忽感到厌倦,并为自己准备向已知暴徒的指令下放弃自我表达的力量的状态感到惭愧。虽然在大学的环境下做出大胆而令人兴奋的风格选择可能会变得更加困难,但我坚持认为这种做法更有价值。无论多荒谬,我都会在每一个着装选择中坚持真我。

我的渔夫帽会在5到7个工作日间到货。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