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l The History Of Now
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去年弗大男子运动主教练比女子运动平均工资高了88226美元

篮球教练的基础工资差异最大:Tony Bennett比Tina Thompson多挣30万美元

包括基础工资和激励奖金在内,Tina Thompson的年薪最高为65万美元,而Tony Bennett则可达520万美元
包括基础工资和激励奖金在内,Tina Thompson的年薪最高为65万美元,而Tony Bennett则可达520万美元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Vignesh Mulay 

译者:Dongyan Cheng

 

据2018-2019学年的学术和行政薪金显示,在弗大工资最高的八名体育教练中,只有两位来自女子项目。

据《今日弗大》通过《信息自由法案》获取的信息显示,女子运动教练的基础年薪为145229美元,比男子运动教练的256125美元少了76%。另外,混性别项目运动的教练的平均年薪为131887美元,这些项目包括田径,游泳,跳水和壁球。

如果近距离审视六项分别有男女校队的运动,基础工资的差距将更加明显。在六项中的五项,男队教练的工资要比女队高。

男篮主教练Tony Bennett的工资比女篮教练Tina Thompson高30万美元。棒球教练Brian O’Connor的工资要比垒球教练Joanna Hardin高177058美元。男子高尔夫教练Bowen Sargent比女队教练Ria Scott多挣54500美元。男网教练Andres Pedroso的工资比女网教练Sara O’Leary高36050美元。而男子曲棍球教练Lars Tiffany则比女队教练Julie Myers多挣25649美元。

事实上,只有女足教练Steve Swanson的工资要比男足教练George Gelnovatch的要高,而Steve同时还兼任美国女足国家队的助教。

基础工资显然只是弗大体育教练们一年总收入的一部分。但是,激励和奖金事实上只会加大收入的差距。比方说Thompson的年收入再加上奖金之后可以达到65万美元。Bennett,即使在他九月份拒绝了加薪之后,他的年收入再算上变现奖金,支持补偿和持久奖励之后最高可达520万美元!

虽然男子项目的教练挣得比女子项目教练要高,弗大体育部坚称”一些非歧视性因素“被用来制定工资方案。

“资历,表现,市场价值,履行其他义务的合同要求以及生产力都是考虑因素。”体育部负责媒体关系的副主管Jim Daves在写给《今日弗大》的邮件中称。

教练合同的价值也跟环境关系很大。为了在NCAA联盟中保持竞争力,体育部门有时要给教练提供更高的薪水鼓励他们留下来或吸引他们加入弗大。弗大拥有大西洋赛区中第四高的教练组薪水——这样一个充满侵略性的教练市场无疑影响了许多弗大教练的薪资。

“有很多时候,教练会被其他大学或组织挖走。”Daves说,“在这些情况下,为了提高总体报酬水平而改变薪水是我们为了挽留教练而不得不做出的努力。”

而且,教练的薪水也和他们执教运动的市场价值有关。比方说,2017-2018赛季,男篮为弗大创造了13503022美元的收入。相比之下,女篮只有1326752美元。创造价值之间的差距也能解释Bennett和Thompson收入之间的差距。

弗大体育的薪水差距不仅仅体现在主教练之间。男子运动的助教的平均工资为196570美元,是女子运动助教的71922美元的173%。工资最高的助教来自男子橄榄球和篮球,分别为283333和280819美元。作为对比,六项女子运动(排球,曲棍球,足球,划船,高尔夫和垒球)的助教的平均底薪不到60000美元。男子运动中,只有高尔夫助教的基础工资低于这个水平。

虽然目前薪资之间的差距依然很大,女子运动教练的工资在过去的十年中正不断提高。女子项目教练的平均最低工资比2011-2012赛季提高了15%(18973美元)。如果不考虑女篮的话(女篮是个例外,仅有的一个主教练工资下降的项目),过去七年中平均最低工资事实上提高了33%。女子足球,排球和划船主教练的基础工资提高最多,每个项目都有至少39%的涨幅。

但是,在教练的性别多样性上并没有什么改观。男性教练依然远远超出女性教练。弗大有14位男性主教练,女性主教练则只有6名。除了男子项目之外,三个个女子项目和所有的混性别项目都是由男性教练执教的。

Abigail Palko,Maxine Platzer Lynn 女性中心的主管,提到了在提高女性在弗大体育项目上的参与度中所面临的挑战和已经达成的进展。

“考虑到弗大在最初的一百年里始终是一个男性大学,到1920-1970年间缓慢开始向职业和研究生学院招收女性,再到1980年完全放开招生,女性在体育中的参与度(包括作为运动员和教练)是一个棘手的话题。”Palko在他发给《今日弗大》的邮件中说道,“一些女性近年来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包括(体育部主管) Carla Williams和(前任体育部助理主管)Jane Mille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