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valier Daily
Serving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nce 1890

学生们有关弗大如何应对新冠的忧虑

关注的话题包括弗大学期初的检测政策、大学活动规模以及学校对精神健康资源的有限推广

关于这些新的调整,学生们在面临种种挑战和困难的同时,分享了他们对新冠病毒测试、食堂常规流程 、橄榄球比赛等方面的担忧。
关于这些新的调整,学生们在面临种种挑战和困难的同时,分享了他们对新冠病毒测试、食堂常规流程 、橄榄球比赛等方面的担忧。

本文不表达译者的观点或立场,具体信息请参考原文:

原作者:Madeline Choung

译者:Shilong Tan 和 Ketian Tu

随着学期的进行,学校有关新冠病毒的应对协定和安全准则也在时常更新,以确保在校学生和教职员工的安全。关于这些新的调整,学生们在面临种种挑战和困难的同时,分享了他们对新冠病毒测试、食堂常规流程 、橄榄球比赛等方面的担忧。

大一学生 Yuni Choi 所住 Woody 宿舍楼在九月检测出几名阳性新冠患者。在检测出这些阳性结果的后几天中,Choi 对弗大如何处理和组织大一宿舍楼中新冠病毒的测试感到沮丧。

Choi 说到:“四名与我同层的女生感染了新冠... 但除非我们有症状,否则弗大不会检测我宿舍楼中的其他女生。这非常令人沮丧,同时学校让学生到校但却不向那些有可能与病毒有过接触的学生提供免费、足够的帮助和测试的做法十分考虑不周。”

10月13日,弗大宣布对学生进行检测的方式做出改变。学校现在要求所有住校学生每九天就接受至少一次检测。弗大同时在努力扩大测试规模让校外住宿的学生也能接受检测。

在最近有关检测和聚会的政策修改之前,作为一名住在校内的大一学生,Choi 认为学校并不重视她的健康。政策修改后,Choi 感到更安全,但仍然坚持这些调整应该在本学期的较早些时期实施。

Choi 说到:“我很高兴看到他们对所有宿舍进行更频繁的检测,但我认为学校应该提早在病例数量极高的时候这样做,而不是现在当我们看到病例数量有所下降的时候。”

大四学生 Amal Adem 也对弗大是否关心自己与他人的安全感到忧虑。Adem 尤其对弗大决定允许举办哪些活动的决策流程持怀疑态度,即使现在已经建立了针对举办活动的安全协定。

在校院长 Allen Groves 宣布现在学生们可以不超过10人一组聚会之前,Adem 曾指出:“允许人们参加体育活动却实行5人一组聚会的规定,以及允许学校组织大型聚会却要求室友和宿舍同学戴口罩的规定都十分不合理。同时,如果允许学生接受无症状测试,这里会对每个人相对更安全。”

弗大的食堂服务向所有一年级学生和已购买用餐计划的高年级学生开放。尽管食堂制定了安全协议,例如减少座位数,取消自助餐式服务并增加电子取单选项,Choi 仍对共享狭小空间的其他学生和服务人员感到担心。

Choi 说到:“食堂的情况极具讽刺意味。学校让我们相隔六英尺戴着口罩排成一排,但一旦进入食堂,我们都坐在不足六英尺间隔的桌子旁,而且也都不戴口罩。工作人员同样也面临着健康问题。我希望他们只允许户外或是打包用餐,尤其是我们所有的户外帐篷都提供桌子可以用来就餐。”

大三学生Adina Mobin说她在这段时间面临的挑战和线上教学的劣势有关。她详细描述了在努力维持学业的同时保持自己和周围人健康所面临的困难。

“我现在面临的一些挑战是如何应对网络疲劳, 与同学和教授建立联系, 管理我的心理健康状况以及对学业保持热情,”Mobin说道“弗大决策层的按兵不动让我感到心累。每个人都处在崩溃的边缘, 而这种情况确实会对我们的心理健康造成伤害”。

弗大拥有可供所有学生参考和使用的心理健康资源。然而, 一些学生并不知道学校向他/她们提供的资源,特别是大一仍然在探索学校资源的学生。对于弗大提供的心理健康资源,大四学生 Jasmanet Chahal 希望学校能更频繁地宣传与介绍心理健康资源给学生。

“使这些资源更为人熟知是一件好事,因为在别人告诉我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些资源中有一半是存在的,” chahal说道,“所以,如果他们真的想让学生的心理更加健康,他们就应该让学生尽可能容易地获取资源,并且让资源尽可能为他们熟知。”

在网上学习以及网课对自己在心理健康的影响上,Adem 也遇到了和Mobin相似的挑战。Adem同时相信学生们会对秋季学期最新的学分评分制表示赞同。

“对于弗大最新的决定以及弗大对一些学生现在经历的理解,我们表示感谢。”Adem说道。

Chahal分享时说弗大通过持续地更新学校的新冠防疫政策保护了他的安全。这其中也包括更改安全协定以确保整个社区的安全。至于学生返校后阳性案例在校园的传播情况 - 自8月17日以来,学校已经累计报告1050个病例 - Chahal对弗大让所有学生都返回校园的决定表示反对。

“当然,我们的安全在学校的考虑之中,因为这是学校制定更加严格的准则和条件的唯一原因,”Chahal说,“但是在让学生返回校园方面,学校管理层没有意识到“期望学生严格遵守安全准则”只会在理想世界中发生,而不是在一个现实中的大学城。这(不能时刻遵守规则)是作为大学生的天性”。

现在,弗大已经允许学生返校,Chahal认为现在在校园中度过健康而且安全的生活的责任落到了学生自己手中。

“这更是学生的责任。我认为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将责任归咎于决定允许学生返校的的大学,”Chahal说,“大学允许学生返校的决定带来了问题,但是学生使得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因为弗大的决定,Chahal对于学生的安全表示担忧。然而为了促进一个更安全的环境,他建议确保安全的最佳方法是遵守弗大制定的安全条例和协议。

“我认为所有课程本都应该在线上进行,”Chahal说,“大一学生本不应该返校。我认为如果学生当初能担起责任并且按照弗大以及Jim Ryan校长制定的所有指导方针行事,我们的处境会比现在更好。”

Comments